• 朱康:“人道”的“文化偏至” ——鲁迅论从“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6-04 10:38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原创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  文章来源:微信公号【保马】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AwNjU5NjYwNQ==&mid=400044796&idx=1&sn=3cbdc0d97796d1b884a248565c50d340&scene=1&srcid=1020x0J6JbV7YouAOZE2kkfV&key=b410d3164f5f798e39701b22957d60fcaffee29e15a695f87c5e20c6280ae4ef41788b08c2e2a7e8a5ac5dec2a2d66f8&ascene=1&uin=Njk4MDIwNjE4&devicetype=webwx&version=70000001&pass_ticket=xzRh3iQYjq2XPn4TuGqkujRh%2BLh67E1NFJBWpaU8rRUdoHWlA1IkRGhkGOjVDpWU

      1

      “人道”:人类对完全的渴仰

      对于鲁迅来说,人诞生了两次:第一次是在生物学的意义上,人以“类”的形式出现于自然进化链条上的最后一个环节,因为拥有语言而成为“超迈群伦”的物种(“降而能语,是谓之人”)[①];第二次则是在政治的意义上,人作为“人”摆脱了人对人的等级统治,通过文化、教育与政治制度的设计,成为平等的存在。鲁迅期待着人的第三次诞生,即作为“个人”获得真正的独立与自由,但是他还没有看到这一“个人”成为实体,他的时代只为这一“个人”准备了哲学形式。

      通过第一次诞生,人与动物相区分,在人身上产生了不同于动物的“兽性”的“人性”(human nature);通过第二次诞生,人与自身相区分,超越于“人性”之上的“人道”(humanity)进入人的生活,并成为人保持的对象与完善的目标。不过,人的第二次诞生不是一个普遍的事件,它只发生在西方,而在中国这个“文化古国”里,人还停留在人的第一次诞生之后的历史里:中国人在自然的意义上有人的存在形式,但是“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‘人’的价格,至多不过是奴隶”[②]。

      在生物学的意义上人诞生之后,人虽然拥有了人性,但人性并不拥有人。在鲁迅所勾画的人的形象里,人作为自然进化的最后产物,他保存着在人之前所产生的动物的习性(故而可以称之为“古性”),因此人是由兽性和人性一同构成的。在人的这一内部结构里,兽性作为“古性伏中,时复显露,于是有嗜杀戮侵略之事”,而“恶喋血,恶杀人,不忍别离,安于劳作,人之性则如是”[③]。在这里,人性与兽性之间是一种相互否定的关系,兽性的存留是人在自然中进化尚未完全的痕迹,人性——而不是人——才真正标明了自然在人身上所形成的进化结果。显然,人性所表明的并不是人对自然的超越,恰恰是人属于自然的明证:人性本身就是自然,是属人的自然,或者说它是自然给予人的规定。在这个意义上,鲁迅将人性看作是人作为生物的天性,将它运行的原则称之为“生物学的真理”[④]。在这一真理的启示中,“第一要紧的自然是生命”,而它的具体要求则是:“一,要保存生命;二,要延续这生命;三,要发展这生命(就是进化)。”[⑤]当鲁迅如此明确地将生命置于人性的中心,我们似乎听到了对卢梭的回声:“人性的首要法则,是要维护自身的生存;人性的首要关怀,是对于其自身所应有的关怀”[⑥]。不过,人性之作为对生存的维护,无论对于鲁迅还是卢梭,都不意味着对生命的现实状况的保持,而总是指向对生命的改善,或者说是生命自身的发展。自然本身所包含的那种进化的趋势与动力,同时也成为人性自身的一部分,因此自然给予人性的规定,并不意味着对人的支配,相反,这种规定本身要求人有拒绝自然支配的自由,因为唯有在这种自由中,自然才可能在人性中贯彻自己进化的要求。这是人与动物的区别之所在,动物不能违背自然给它们设置的法则,人则可以完成受自然支配的行为与人的主动行为的结合。对于人性的这一品质,卢梭称之为人的“自我完善的能力”或“人的可完善性”[⑦],鲁迅则命名为“人类的渴仰完全的潜力”[⑧]。而由于这种能力的存在,人性就获得了向“人道”转化的条件。
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2010-2013 柠檬铺 版权所有 | 联系邮箱:8888888888@qq.com 赣ICP088888888881245号
  • 专业DEDECMES网站模版制作!承接二次开发,精仿,网站设计,插件模块制作等!此模版为DEDECMS5.7 GBK 文章类模版。